可以叫我帽子。
——跳动在金蔷薇上露珠的微光,是你一睁一闭的幸福的眼睛。欢迎来到我的金蔷薇庭院,在这里,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金蔷薇了吗?

翻译一下Siu的这本《任性的特权》

手里有书的可以对着看

 渣翻 不保证全对


DEAD APPLE结束后回归和平的横滨

 

爱丽丝:中也,接下来去那里吧!

中也:慢点,爱丽丝小姐。

 

森:爱丽丝酱,不要丢下我!

老是中也中也的真是太狡猾了,看看我和那边的洋装店啦。

 

爱丽丝:林太郎很啰嗦所以讨厌你。

 

森:这么说真过分,爱丽丝酱!不过这种地方也可爱极了!!

 

中也:我,去买个咖啡……

 

(嗡嗡)

 

中也:嗯?陌生邮件?

 

邮件:如果不想暴露你羞耻的照片,今晚,就来我宿舍房间吧❤  太宰

 

中也:哈?

 

 

>>

 

 

国木田:太宰,给我工作!

 

太宰:刚刚做过了所以现在要休息~

 

国木田:你的工作就是把信折三下完事了吗!?至少把信放进信封才算完成吧!

 

太宰:把这种事也当大事的国木田真是通常运转呢。

 

敦:太宰先生,心情很好的样子呢,发生了什么吗?

 

太宰:没什么?只是对今晚要发生的事感到有点期待。呐,敦君。

 

敦:什么?

 

太宰:不觉得看到一个人不甘心的样子是一件赛高的事儿吗?

 

敦:……我不这么认为啦。

 

太宰:是吗?

 

敦:(感觉又有谁要成为牺牲品了……)

 

中也:可恶,为什么我不得不这么做啊?

 

门开着……?嗯?

 

!!

 

太宰:在敌对组织的住处鬼鬼祟祟的感觉如何啊?

 

中也:干啥?不对

快说你的目的!

 

太宰:你真是太心急了。多少露出点不甘心的表情就好了。

 

中也:真啰嗦,那边的蠢货喂,客人来了,不给我倒杯茶吗?

 

太宰:客人?中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太宰: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仆人了哦!

 

中也穿女装也没关系的对吧!

 

中也:(撕碎)

 

太宰:我好不容易准备的!!!!!

 

中也:你找茬到这份上正好!

 

太宰:不要这么猛烈地摇我……好痛!

 

中也:什么嘛,你受伤了吗?

 

太宰:前些日子的事件里我被刺伤的伤啦,我不是不能用与谢野医生的治愈能力嘛~

 

不过有控制工作量(一直都),在家就不行了。

 

中也:我管你。你去请个家政不是正好,叫个女的来呗。

 

太宰:不啊这里就要求助于追着白雪公主过来的王子大人了哦。

 

中也:老说这种无聊的话。

 

太宰:还有~

顺便说一声这是我的威胁用道具,我觉得是使用它的时候了。

 

中也:喂~!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太宰:诶?是各种各样啦。最多的是16岁的某个夜晚……

 

中也: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有讨厌的预感你还是给我闭嘴吧!

 

中也(扫地):你这屋子怎么这么脏?

 

(借了太宰的围裙穿)

 

我看你丫受伤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屋子从来就不打扫的吧!

 

太宰:说不定呢~?

 

中也:说不定你个头啊笨蛋。

 

中也:真的的,小事一桩。

 

太宰:太厉害了,是空无一物的榻榻米耶!

 

中也:你丫至少犒劳我一下啊!

 

太宰:中也你是会介意这一点的类型吗?那你过来我这边~

 

中也:干嘛?瞧把你了不起的。

 

太宰:(摸头)辛苦你了。

 

中也:你个淘气包。

 

太宰:明明我好好地表扬了你!

 

中也:哼

 

中也:(我在做什么啊。被太宰的感情折腾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听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太宰:中也~

 

中也:干嘛?

 

太宰:既然扫除结束了,接下来就给我做饭吧~

 

中也:没完没了了……

有什么食材?

 

太宰:嗯,看起来可以做饭的是,蟹肉罐头,大米,和保质期怪怪的鸡蛋还有发黄的葱和……

 

啊!做个炒饭吧!

 

不过中也会做我想吃的东西吗?

 

中也:给我。

 

就算不合你的口味,也会按着你让你吃完的,放心吧。

 

太宰:首先把材料均等地切好?

 

中也:切个大概就差不多了吧。

 

太宰:米硬一点会好吧

 

中也:我都已经蒸上了你说迟了。

 

太宰:不要把鸡蛋炒的硬邦邦的!

 

中也:哈?硬一点才能有嚼劲吧!

 

太宰:多放点味精!

 

中也:要适量!

 

太宰:不要让米黏到一起!

 

中也:你好吵啊!!!!!!!!!!!!!!!

 

你丫没必要对制作方法那么计较吧!

 

太宰:我就是要使坏。

 

中也:哈……做好了,把蟹肉罐头开开吧。

 

太宰:好哒~

 

站在我家的厨房里,中也要被世上的女性们嫉妒了!

 

中也:瞎话给我睡觉时再说。

 

太宰:为了叫醒我,中也揍了我的脸,真是罪恶深重哦!

 

中也:你在说什么鬼,不都是你计划通的行动吗?

 

太宰:嘛,确实如此。

 

中也:我应该打重点,让你都没脸去见女人就好了。

 

说不定这样你就会变的稍微招人喜欢一点了。

 

太宰:如果中也敢这么做的话,就会有中也不敢和女性见面的传言流出哦!

 

中也:你这么说真是让人笑不出来啊喂。

 

太宰:啊,那么作为消遣,就来猜猜中也的预想吧。

 

中也:哈??反正你就是准备说些混账话,闭嘴!

 

太宰:中也现在……对我说的话不知如何是好了,一副可怜的样子。

 

中也:无聊。今天是你的预言第一次没有说对的日子。你预测失败了。

 

太宰:真是冷冰冰的态度不是吗?

 

其实你已经意识到一切都是玩笑了,对吧。

 

看到邮件的时候,明明都知道,但是还是过来了,虽然你可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中也:哈?你在说什么……

 

太宰:你心跳的好快。

 

这个。

 

针对自尊心极强的你的交涉材料,是可以用家务事来换取的吗?

 

中也:你的性格差劲透顶,找茬的手段多的是呢。

 

太宰:想要找茬中也还不简单,正如用这种东西来作为交代。

 

每次都如此。明知道我的想法,还是接受了这一切。

你真是……

 

中也:别得意过头了,你这个混蛋……

 

我……!我……!

 

太宰:你现在是一副如我所说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但是这个表情并不坏。

 

中也:一个接一个的好了不起的预言呢。

就像我是追着你摇尾巴一样,你懂吗?

 

一开始就安排好一切的人是你啊!

 

太宰:嗯,我明白的。

 

中也只要被我尽情使用就好了。

 

>>

 

国木田:太宰给我工作啊!

 

太宰:国木田君我今天睡眠不足,让我静一静吧

 

国木田:我管你啊!今天中午你得把办了一半的案件弄完知道吗!

 

太宰:饶了我吧!

 

敦:我回来了!

 

太宰:欢迎回来,敦君,镜花酱。

 

敦:啊,太宰先生。

昨天很热闹的样子,没事吧。

那个,对方是……

 

太宰:敦只关心那个哪里的谁,明明我都没提到我昨天是否很快乐啊!

 

敦:哈……那么太宰昨天感到快乐吗?

 

太宰:嘛~是吧。比起他不甘心的样子,我看到了更好的东西。

 

中也:阿欠——!

广津:怎么了中也,你感冒了吗?

红叶:中也啊今天心情不错吗~

中也:啊?有吗?我和往常一样啊。

红叶: 脸上的那副僵硬感消失了,明明昨天回据点后心情还很坏的样子。

 

中也:啊啊……

 

红叶:昨天工作结束后发生了什么吗?

 

中也:啊啊?昨天……不,没,没什么。

 

众人:今天的中也桑好厉害……

 

——拼命用工作来掩饰自己害羞的中也


siu:大家好,画这个本是因为滚爷在试写会上说的那句话

“中也一直接受太宰让他动。”


(好吧,看来太宰是骑乘派)


上面是直译,对不起,我懒得意译,觉得污是泥萌的错觉

评论(15)
热度(230)

© 金蔷薇の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