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帽子。
——跳动在金蔷薇上露珠的微光,是你一睁一闭的幸福的眼睛。欢迎来到我的金蔷薇庭院,在这里,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金蔷薇了吗?

Different Days

看了整整一小时,一字一句细细地品,《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是我高中时代最喜欢的小说,我当年哭的稀里哗啦的,我记得结局给我的感动。一开始看这篇文,我还被一些句子逗乐了,可是当看到太宰找酒,撕心裂肺的样子,我突然非常难过,然后一直哭着看完了。太宰他努力过了,中也他也努力过了,所以他们都不后悔,这就足够了,虽然我真心被虐到了,正因为他们是这样的人。他们彼此爱着对方,尊重对方,而太太也完美还原了这点,才显得文字如此动人,感人泪下,可以说,完美还原了《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本身的内涵和风格,并加入了太中自己的特色,所以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表白作者的每一个字和被天使吻过的手。

holocene:

*送給行歌姑娘,愛你一萬年 @行歌 


*時空旅人之妻paro,含過去捏造與二次設定,不喜歡打含劇透的警告語所以請慎入喔。敏感詞有點多全文丟連結XD




**




中原打好領帶,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穿著正式服裝的樣子努了努嘴,再次正正衣領。門開了,尾崎紅葉拿著籃子走進來,問他胸上想別哪一朵花?


雖然對這種可有可無的事情提不起半點興趣,但在少年時期就很照顧自己的前輩面前,中原縱使平日說話再粗魯,遇見她總是難免拘謹了些,罕見地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尾崎莞爾,順手從籃子中抽出做好的胸花,拿起剪刀將旁邊的配花全剪了乾淨:「紅薔薇怎麼樣?中也君的話,比起那些花俏的東西,還是適合這種單一且濃烈的顏色啊。」


「非常感謝您,紅葉姐。」


尾崎替他把花別上:「客氣什麼?」隨著手指間的動作,女人身上好聞的香氣濃郁卻又令人心曠神怡地飄散到中原的鼻間。「時間過得真快啊,那個小小的中也君,不知不覺也要結婚了呢。」她後退一步看了看自己的成果。


中原穿著合身收腰的三件套西裝,九分褲露出下方帶有搭配領帶花色的襪子,略加厚的鞋底讓他的腿看上去更長了,沒了經常穿戴著的帽子,卻是將蜂蜜色的額髮上梳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胸口上,那朵艷麗的紅薔薇完美地融進了這套裝束裡。


尾崎滿意地點頭道:「嘛,雖然現在也沒有長高多少……但變成一個好男人了呢。說實話,配太宰真是太可惜了。」


眾所周知,身高一向是那位以操縱重力揚名立萬的黑手黨幹部的禁句,但在尾崎紅葉面前,他卻是怎麼也在意不起來。


中原笑道:「要不是看太宰一臉可憐的樣子,誰要跟他結婚。」


「唉呀。」尾崎舉起手臂,讓袖子掩住她小巧鮮紅的唇瓣:「太宰君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


「紅葉大姐……」中原無奈。


兩人說話間門被敲響,偵探社的中島敦探進頭來,見到曾經威脅過自己性命的黑手黨女幹部,他生硬地點了點頭,才將目光轉向中原。


「那個,時間快到了……」


「知道了,馬上過去!」


 


太宰站在禮堂門口等他。


今天他穿的白色西裝可是歷經千辛萬苦才挑中的。婚禮前他挑了又挑,一下說細節不喜歡,一下又嫌布料不好,弄得中原差點翻桌說這婚老子不結了,但事實證明他挑對了,試穿時連中原都不可避免地驚艷了一把。


 


聽見中原腳步聲,太宰回過頭來,露出髮鬢間稀疏的白髮。


中原一愣。


太宰伸出手來:「Shall we?」


中原勾住他伸過來的手小聲抱怨:「不要告訴我這是二十年後的流行語,被你一說雞皮疙瘩都要跑出來了。」


「中也,即使是年近五十成熟又迷人的我,也還是會嫌棄你話多的喔。」


「少囉嗦啊臭老頭,事後再跟你算帳。」


「臭老……!嘛,算了……可以喲,結束之後儘管對著25歲的我發脾氣吧。」太宰說,「抱怨也好被揍也好事後我都會認的。但你也知道,這種事我是沒有辦法控制的啊。」


被說了這種話,對於25歲的太宰不能親自出席婚禮的些許怨氣,終是消彌了一些。


趁著司儀還在說話,中原繼續問道:「他去哪了?」指的自然是不在這裡的,和中原同樣25歲的太宰。


太宰:「誰知道……也許當大野狼去了吧,襲擊小紅帽之類的。」


「哈?意味不明。」


太宰轉過頭來看他,那目光深處帶了太多情緒,看得中原心內一顫。


「噓——中也,抱怨的話我晚點會好好聽的,今天可是我們的結婚典禮呢。」


結婚進行曲隨著司儀話音的落下,隨之響了起來,讓兩人忍不住渾身一抖。


對看了一眼,太宰早已染上些許風霜的臉上,露出了彷彿許久未出現在他臉上的笑容:「走吧,中也。」


禮堂大門緩緩打開,他們在歡呼聲中緩慢前行,對中原來說,舉辦婚禮這事他打從有意識時開始就完全沒有想過,更沒有想過,他和太宰彼此熟悉卻又敵對的人們,居然能相安無事地待在這種空間裡頭。


大家都帶著笑容大聲起哄著,中原發誓他看見了太宰現在的搭擋轉過頭去偷偷擦掉眼淚。氣氛是溫馨又熱烈的,兩邊的親友們灑著花瓣,太宰從自己頭上取下一瓣,彈到了中原鼻子上。


或許是見他笑得開懷,也或許今天註定是個特別的日子,中原並沒有發脾氣。


兩人在主婚人前站定。


交換戒指。


銀色的,沒有太多裝飾,內圈上倒是刻了字,是聽從長輩們的建議刻的,兩人想起來都感覺頭皮發麻的惡俗。


 


中原調笑道:「要接吻了呢,太宰。」


太宰小心褪去了右手的手套,帶著粗礪繭皮的手安靜地貼上中原的臉頰。


中原專注地看著他,彷彿要透過那雙琥珀色的眼睛看見他內裡殘破不堪疲累厭倦的靈魂。他偏過頭,調笑神情張揚自信:「看來你就算到了五十歲,還是愛我愛得要死啊。」


「那當然。」太宰治緩慢貼近他。


雙唇相觸以前,中原聽見他喃喃地說。


 


「為了這一天,我可是等了整整半輩子啊。」


 




《Different Days 》




正文


備用連結






ED:Stars-Dead Hearts


請戳 Youtube   


       網易



评论
热度(365)
  1. 青青子衿holocene 转载了此文字
  2. Takey金蔷薇の庭 转载了此文字

© 金蔷薇の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