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帽子。
——跳动在金蔷薇上露珠的微光,是你一睁一闭的幸福的眼睛。欢迎来到我的金蔷薇庭院,在这里,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金蔷薇了吗?

【太中】难道你在BSD的设定里不是无所不能吗

床上
中也(被哄好):太宰你不是无所不能么?你不能不管,我弄不出来你kpi也凉凉,毕竟是森先生交给你的任务对不对?
太宰:我有什么办法?他说做不到就滚蛋,干脆你直接弄个程序让用户填得了。
中也:用户哪有这个闲情?你怎么这么蠢?你不能和老板提变个需求么?用你的巧舌如簧。
太宰:你以为我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人么?森先生都说了,“世界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我做不到中也能做到嘛!
中也:要我说多少次你特么把软件当狗啊,每次你给我提的都什么鬼需求,我觉得在你被炒之前先甩手不干的是我啊!
太宰:不如我们一起甩手不干了,让森先生凉凉。

于是第二天他们一起辞职了。

喵了个咪:

真人真事,改编段子
送给 @金蔷薇の庭 太太
BSD:文豪野犬的简称,bungo stray dogs 取头三个字母

港黑xx手机有限公司总部办公室。

老总森鸥外:“我想推一款主题能根据手机壳颜色来改变的APP。”

产品经理太宰治:“我觉得不行。”

“为什么?”

“难道您觉得这种黑科技现在可能实现吗?”

森鸥外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能?你在BSD的设定里不是无所不能吗?”

太宰治:“那是BSD设定里的太宰治,和我有什么关系?”

森鸥外:“那你也想和BSD的太宰治一样从港黑离职吗?”

 

于是产品经理太宰治去找公司最尽职尽责的程序猿中原中也。如果说产品经理和程序猿本就是天敌,那么他们这对青梅竹马的犬猿之仲就是天敌的终极。

“中也,这有个APP的方案,森先生已经拍板了,马上要做,APP的主题要能根据手机壳颜色来改变。”太宰治慢悠悠地说完,底气十足。

中原中也抱着手,冰蓝的眸子斜了他一眼:“行啊,那你给我个手机壳颜色的数据接口吧。”

太宰治装傻:“什么接口?”

“你不给我数据我怎么知道要什么手机壳颜色?”

“你不能自动识别吗?”

中原中也抱着的手放下了,投去关爱智障的目光:“怎么识别?你告诉我。”

太宰治依然底气十足地回道:“那我怎么知道,这是你们开发的事情,我现在要说的是这个功能……”

中原中也愈发怀疑人生:“等一下,这个手机壳,就是市面上随便都能买的手机壳?”

太宰治点点头:“是啊,不然呢?”

“不是什么官方开发的新型手机壳?系统能识别的那种?”

太宰治两手一摊:“哪有那玩意儿啊!”

中原中也同样冷笑着两手一摊:“做不了!我要怎样才能让系统识别你TM现在手机壳的颜色?MD有没有装手机壳都识别不了好吗!”

“都说了识别是你们开发的事,识别不了就开发一个让它识别呗。”

“青花鱼你他妈当APP是狗啊?你训一段时间它就能识别红色蓝色啊?”

“为什么不可以?你在BSD的设定里不是少有的非人类的存在吗?”

“是吗?那你去找洛夫克拉夫特啊,那家伙才是彻彻底底的非人类。”

“别开玩笑了中也,他正在暴发户那当管家呢,哪会做APP?”

“你才是开玩笑吧!老子说了做不了就是做不了!”

“那行,我去找森先生,说你完全不配合。”

“太宰治我敲你妈——”

拳头呼啸而来的时候,太宰治福至心灵地想道,不成,工作时间这么吵老狐狸一定会把我和小矮子炒了的。

于是他微微侧身躲过拳头,迅速俯下身,用一个吻结结实实地堵住了中原中也的嘴。

 

PS:公司也禁止办公室恋爱,所以……


评论(5)
热度(329)

© 金蔷薇の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