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帽子。
——跳动在金蔷薇上露珠的微光,是你一睁一闭的幸福的眼睛。欢迎来到我的金蔷薇庭院,在这里,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金蔷薇了吗?

【全文翻译】【siu的太中本】約束の園はもう無い

《约定的场所已经不在了》

 

这本超级赞,怎么说,看到最后,泪流满面的那种……

中也妈一定不要错过……

这本中也的感情……挺细腻的……不过,是褒义层面的。

它触动了我,结果就成了目前我买的双黑本中最喜欢的一本了。

尚且没有遇到过漫本这么深刻地将两人的感情如此细腻地解剖的呢!

看完就是这么个感觉吧:物是人非,却仍有希望存在。


推荐一个应景的bgm《遠く君へ》

是个十分的伤感……

但是,却又有希望存在的bgm(比较适用后半段某一个剧情)

故事如下:

上篇



 

设定是16岁双黑,开头中也和太宰在一个safe house里,中也躺在床上睡的不太安稳,他梦见了小时候的他在逃跑,太宰坐在椅子上,注视着被噩梦缠身的中也:

“你,就算离开了组织也继续被束缚着呢。”

 

回到故事的开始:某一天,16岁的太宰治拜访了森鸥外的办公室,森询问他的伤势,太宰说连日的抗争使得该治好的伤口都没能治好。

森:“那真是那真是辛苦你了。”

太宰:“然后,关于我的来意……我希望您不要让中也参加今晚的任务。中也现在已经是在前几天开污浊产生的伤势上雪上加霜的状态了,再给这样受伤的他增加负荷就危险了。”

森:“这样的变动太轻率了,我知道你们负担很重了,但是现在很难办。总之现在是人手不足的状态,把中也君撤下并没有合适的替换人选,因为中也君本身的能力就足以让人畏惧,可以起到震慑效果。让强者办难事,不是很合理吗?”

太宰:“是打着用他去击溃敌人的算盘么?”

森回答正是,“你的头脑和中也君的能力,就具有足够的价值,不管身体的状态怎样。但是让你们负担太重确实不好,那今晚的任务广范围攻击就由一个人负责吧。之前提到的,太宰君你全权负责吧,由你来把握时机也无所谓,现在哪里都忙的要命,没有袭击的话就不要有大动作。”

“我明白了。”

太宰:(本来也不觉得这次任务会把中也撤掉,我只是想套套话。果然是想派他去的呢,身体已经到极限了是不太好——真好意思说呢,嘛确实我的身体的状况不会和周围的人说呢,究竟要承担到什么程度呢,中也和我……)

(龙头战争开始后这片土地的血腥味更加浓臭了,每一天我都在离生死只有咫尺之隔的地方顽强地呼吸着。……虽然这么说,尽管遍体鳞伤我的内心尽头却毫无波动。)

(——然而,就算如此,我也不明白活着的意义。)

 

织田作:“这不是太宰吗?”

太宰:“织田作。”

织田作:“伤势如何?”

太宰:“嗯……石膏已经撤掉了但是感觉还是不太好呢。”

织田作:“是吗?不要太勉强自己。”

太宰:“那个,织田作,事情进展不顺利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织田作:“你也有这种情况吗?”

太宰:“嘛……”

织田作:“就像小孩子一边任性一边发着脾气跑远一样。”

太宰:“为什么突然说起小孩子的话题?”

太宰:“嘛——但是,我懂了……”

太宰:“其实我就像小孩子一样哟。”

织田作:“?你这个年龄的话确实。”

太宰:“那我就像织田作那里的小孩子一样任性一把也可以吧?”

织田作:(那是在图谋什么的表情呢)

 

小巷里

太宰:“中也,还有一件任务要做。”

中也:“哈?我可没听说。”

中也体力不支。

太宰:“你的身体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呢。”

中也:“没什么……并无大碍。”

太宰:“是吗,反正马上就可以休息了。”

中也:?

太宰:“那么,我们走吧。”

 

太宰:“那个弱小的组织是乘着龙头抗争的空档潜入横滨的盗贼团,最近从别的敌对组织那里盗取了钱财。买了整间旅馆,经常出入银行。”

中也问太宰比敌对组织先一步查明他们的位置抢夺财物果然是这次的任务吗?

结果到了后发现,门口并没有守卫,太宰解释说那个组织人数比较少不喜欢乱雇佣外面的人。然后他撬开了锁准备正面进攻。

中也一脚踹开了门,然而,房间是空的。

太宰:“中也是不是太过信任我了?这个房间里并没有什么目标。我觉得中也一定会配合我的任性的。”

中也:“你丫……这是怎么回事?”

太宰:“是热心工作的中也最讨厌的事——和我一起逃亡吧!”

中也:“哈?你这家伙自杀自杀的终于疯了吗?既然没有敌人,说什么逃亡,我可不配合你的胡闹。”

太宰抓住中也的手:“不可以出去哦。”

中也:“那我换个方式说?我把你弄个半死当做谋反者带回去怎样!”

太宰:“看不惯我的做派的中也突然诉诸于暴力——如果我这么汇报的话?”

“我可是很擅长花言巧语的,你能说的过我吗?”

中也:“……那就把你了结了再回去。”

太宰:“中也发育不良连脑子也坏掉了吗?擅自肃清我的话会成为中也的责任哦!”

中也:“可恶……shit!”

太宰:“顺便说一声如果中也出去了那我就立刻自杀并伪装成他杀。”

中也:“什么自杀你明明就死不掉,对我造不成威胁。”

太宰:“是吗?虽然至今我都没有死掉,但说不定下次就会顺利地迎来死亡了。”

中也:“……说说你的理由吧。”

太宰:“……嗯,不满现状?”

中也:“哈?那算什么?啊……可以了,我累了,我不想思考你在干什么了,总之今天就在这里睡吧。”

太宰:“这样就好,休息吧。”

 

回到开头做噩梦的中也。

太宰:“在做噩梦……身体的状况也会影响到精神吗?”

太宰:(被组织囚禁到这个地步,脖子上也被套着项圈,像只狗一样。)

 

早上8点24

太宰:“中也,早上好。”

中也:“你起太迟了。”

太宰:“一大早就看到中也的脸真是最糟糕的事了~”

中也:“不是你造成这个局面的么?!”

中也:“说起来,刚刚屋子外面有什么人在,也不确认屋子里的状况,只是走来走去,还真是危机意识淡薄的一群人呢。”

太宰:“……你还真是冷静,不问我什么么?”

中也:“……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要叛逃组织,如果你真的要叛逃的话也没有必要故意滞留在敌方阵地,离开横滨也就是一夜的事。”

“如果你什么都没有考虑,这么疏忽大意的话早就活不到今天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意图,所以准备暂时观望下情况。”

太宰:“嘻嘻,中也你太天真了,天真过头了。”

“嗯?中也,你在做什么?”

中也:“啊,在制定昨晚任务的瞬时合作方案,以及想了想作战暗号。”

太宰:“中也你明白吗?我们现在在逃亡中哦。”

中也:“你好啰嗦啊,你也一起想!”

太宰:“所以说你真是个工作笨蛋啊!给我,我昨晚想过了,这里的行动这样改下会好点呢。”

中也:“啊啊……确实。”

太宰:“还有中也你想的作战暗号太土了。”

中也:“你想干架吗?!”

 

玩牌中

中也:“啊!可恶!”

太宰:“中也太弱了吧?这是输几回了?十连败哟?”

中也:“说没事干就打牌吧真是屁话。”

太宰:“那是因为中也一直在输牌吧?”

中也:“给我闭嘴!”

太宰:“说起来,我已经肚子饿了。”

“那么,请十连败的中也完成惩罚游戏,去买饭吧。”

中也:“哈?话说外出没问题吗!?”

太宰:“点外卖才糟糕吧?嘛敌人还没现身守备也很天真所以没关系的啦。”

中也:“我不是在说这件事,如果我去了没回来你要怎么办?”

太宰:(微笑)

中也:“看起来你很有余裕嘛!”

(出门)“看到你傻乎乎死去的脸我会很高兴的哦。”

【虽然这么说,但中也仍然回来了。】

太宰:“不用工作就可以吃到的饭菜太好吃了!”

中也:“啊……是是,这样啊。”

太宰:“与他人的生死无关,也没有看到一点血迹,只是一日自我堕落地吃着饭菜,真是‘非日常’的感觉啊。”

中也(喝酒):“非日常……么?我们只是这么做就是活在普通的世界了吗?”

太宰:“你对这样的世界有兴趣吗?”

中也:“哈?说什么兴趣不兴趣,我只是不能想象这样就低下头的自己。”

太宰:“嘛……我和你想的一样。”

“只是,我说不定真的有想要试着离开现在呆着的地方的想法。”

中也:“……说什么非日常、离开什么的……这不都是你擅自决定擅自把我卷进来的吗?你明白这点吗?”(指)

太宰:“……你能别喝酒了吗?”

太宰:“我去洗澡了。”

中也:“你别跑啊!”

中也:(太宰说什么“逃跑”啊、“非日常”啊,如果他真的追求的是这些,是没有必要带着我的。这么思考的话,他把我带到这里的理由,是为了我的身体状况……是在担心我吗?到底天真的是谁啊?只是,有必要用这样谋反的方式吗?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呢?)

太宰:“中也。”

中也:“咋了!”

“真是的,叫了我又……”

“血!?”

“太宰!你在做什么!太宰!”

(地上是番茄酱)

“你丫!”

太宰:“你真的很容易上当受骗耶。”

中也:“别做这么蠢的事啊!”

太宰:“真是~被骗了呢!”

中也:“shit,把我当笨蛋耍,衣服都弄湿了。”

太宰:“那么进来和我一起泡澡呗。”

中也:“……喂,你以为我不敢进来吗?靠近点!”

太宰:“咦你真的要进来吗?还穿着衣服?!”

中也:“你不也裹着绷带吗!”

 

中也:“我在做什么啊……”

太宰:“在奇怪的地方起劲了。”

中也:“shit,吵死了我的头好疼动不了了。”(醉醺醺)

“穿着衣服好难受。”

太宰:“那你脱了呀。”

中也:“喂,帮我脱……”

太宰:“真是让人费心的狗。”

中也:“你说谁是狗……”

太宰脱中也衣服

中也:“嗯……”

太宰:“什么呀,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中也:“你好吵啊,不要用奇怪的方式碰我。”

太宰:“我不就只是温柔地帮你脱掉衣服吗?你讨厌这样吗?”

中也:“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呢……”

太宰:“说着这么可爱的话,你真的醉了吧。”

(太宰突然抱住中也)

太宰:嘿嘿。

中也:“……你也醉了吗?”

太宰:“……是呢,但是比起酒精让我沉醉,还是说这里的非日常呢……”

“这种触碰着别人肌肤的感觉……虽然中也的身体碰着有点硬邦邦的,但我就忍一忍吧。”

中也:“没救了的家伙……”

 

洗完澡

太宰看着睡着的中也:(因为无法明白活着的理由,我想着是不是离开了那个世界我就能察觉到什么了呢,然而我明白了就算离开到头来还是毫无意义这件事。)

(这个氧化的世界不会轻易放过我。)

(只是,现在这种不可思议的感情感觉不坏。)

(和中也在一起就会有这种感情,虽然说了晦气……)

(啊,对了……)

(乘着心情好)

(就此死掉吧。)

[太宰割脖子]

【被惊醒的中也踹开】

中也:“你丫!想要在我面前自杀吗!不要做这么恶心的事!”

太宰:“嘿嘿,中也太过生气了吧,之前也说了要回去的话,就这么不想我死掉吗?”

中也:“你……哈,虽然说你的自杀是家常便饭,但是我现在心情不坏,就让我听听你的理由吧。”

太宰:“我和你一样,现在心情很好。”

中也:“真是的,怎么会有因为这个自杀的?”

(把太宰扔床上。)

中也:“为了防止你再自杀,睡在我身边。”

太宰:“哎?不要啦。因为中也的睡相很差呀,昨天被梦魇缠身还摆了各种各样的pose。”

中也:“哈?你居然醒着吗?!”

太宰:“你做了不想做的噩梦了吧?”

中也:“黑手党这样对同事啰嗦来啰嗦去谁受得了?”

太宰:“说的也是。”

中也:“啊,但是,今天我就当没听见吧。”

太宰:“这样啊。”

 

太宰:“中也,你睡着了么?”

中也:“哈?咋了。”

太宰:“如果真的变成了我俩逃亡了,会怎样呢?”

中也:“你已经不想隐瞒不是本意的事了吗?”

太宰:“因为你看你不都已经知道这不是我的本意了吗?”

中也:“嘛如果是你和我的话,确实不是难事吧。”

太宰:“咦,我是和中也一起逃跑吗?”

中也:“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中也(拽绷带):“我才不想和你一起逃呢!”

太宰:“没办法了,为了交换情报偶尔见一面吧。”

中也(踢):“你有什么好了不起的!”

中也:“真是的,那这样如何,反正你不会直接联络我吧。”

“从我们逃亡那天算起的一年后,再在这个屋子里见面吧。”

“你看我干吗……”

太宰:“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么浪漫的话题了!?”

中也:“吵死了,你给我睡觉!”(翻身)

太宰:(虽然我本来对未来并不抱有什么希望,尽管这只是我们毫不认真的戏言,但是我的心情稍稍变得好了起来。)

太宰:“这样听起来也不坏呀。”

 

 

 

下篇

 

清晨

太宰(醒来):“唔……怎么好重啊……”

太宰(扭头看中也):“啊……睡相真差。”

“感觉有被睡的迷迷糊糊的中也攻击!”

“(中也)这次睡的还挺酣的嘛。”

“反正会惹他生气,干脆使个坏吧。”

中也(醒来):“嗯?为什么我是裸着的?”

太宰:“呀~我老觉得中也总像狗一样,但是昨晚的你尤其像呢!”

中也:“哈?为什么说狗?”

太宰:“你不记得了吗?在我的身下像母狗一样嗷嗷叫着的样子。”(开玩笑)

中也:“!?你别开玩笑了!”

太宰:“是不是玩笑呢?”

中也:“可恶,一大早就做让人发飙的事。”

太宰:“呀~我只是不爽中也犯蠢的睡颜啦。”

中也:“所以,今天要怎么办?”

太宰:“什么都不做地度过去。”

中也:“我说你啊,虽然不知道你在考虑什么,老是照旧的话要到何时……——!”

中也:“有枪声”

“外面有人,有小孩子在逃跑?”

太宰:“看起来是这样。”

中也:“为什么这个时候……”

太宰:“是我挑唆的。”

中也:“哈?啥时候啊!?”

太宰:“在中也优哉游哉去买晚饭的时候,我就去散了个步,找到了他俩。”

“他们并没有什么归属意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比起教他们逃跑的方式,我对他们说,只要说看漏了我就可以很容易地乘机逃跑哦。”

“因为我告诉了他们逃跑路线所以平安无事地逃走了吧。”

中也:“是呢……”

太宰:“昨晚太暗了说话的时候没有怎么注意到,那两个人和我们很像啊。”

中也:“嘛,发色是有点像……”

太宰:“那边产生纠纷了我们这边就不会那么快被发现了吧”

太宰:“啊~起床后肚子饿了,有吃的吗?”

中也:“喂太宰,难道说你是认真的……”

太宰:“啊,有糖。”

中也:(就算问他也只会被敷衍过去吧。)

 

黑手党总部

红叶:“听说联系不上太宰和中也了。”

森:“好像是这样。”

红叶:“真是没干劲的回答。”

森:“横滨的某个组织,是前日从盗贼团盗取大量现金结果被我们情报泄漏的愚蠢的同行,在那边活动着的样子,他们想要找到在暗处捕猎的老鼠。”

红叶:“所以……?”

森:“再观望看看吧……关于太宰君和中也君。”

 

太宰:“那个~中也!”

(光着身子)“我好冷!”

中也:“昨天你洗澡的时候洗掉不就好了,每天都穿一样的,得洗洗你的衬衣了。”

太宰:“我冷嘛!”

中也:“吵死了!包着被子去!”

太宰:“唔!”

中也:“真是的!”(掏烟)

太宰:“怎么了,拿出了最近好久不见的香烟?”

中也:“因为某人的错我不爽过头了。”

太宰:“嗯……!中也,给我一根。”

中也(靠近):“干嘛啊,很珍贵的啊,给”

太宰(拉开被子):“抓住你了!”

(两人裹着被子滚到床上)

中也:“什——你干嘛!?”

太宰:“因为,我好冷——”

太宰:“啊——好暖和,中也的体温就和小孩子一样!”

中也:“……你不能说我新陈代谢好吗?”

太宰:“嘿嘿。”

中也:“干嘛啊?”

太宰:“从昨天开始,中也就一直对我撒娇。”

中也:“……你不也是吗?”

太宰:“我么?对中也?哪有?哪里有?”

中也:“该说是在撒娇,还是爱撒娇。”

太宰:“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中也:“怎么可能?你是笨蛋吗?”

太宰:“啊啊,太好了。如果中也回答说喜欢我我就要上吊了。”

太宰(戳中也脸):“因为被中也喜欢而绝望死去的我实在是太好运了。”

太宰(摸中也头):“哈,说起来,还真是和平。”

太宰(揣中也发尾):“这是什么,软软的和动物的毛一样。”

“为什么有种摸狗的感觉?我讨厌狗啦。”

中也:“你到底在干嘛?”

中也:“真是的,说什么非日常啊和平啊,从昨天开始就在说一些可笑的话。”

太宰(摸中也脸):“说起来最可笑的就是现在这个状况吧。”

“来到这个房间后我总是生出一些不坏的感情,所以很不可思议。”

中也:“……太宰,昨晚的话你还记得吗?”

太宰:“嗯?是说逃亡的话题吗?怎么了?”

中也:“没什么……没有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太宰(抱紧):“嘛,怎么都好,中也,我、好冷啊。”

中也(给他裹被子):“真拿你没办法……”

中也:(冲着太宰过于温和的面庞,我的内心却波涛汹涌起来。)

[回忆]

(——如果真的变成了我俩逃亡了,会怎样呢)

(——从我们逃亡那天算起的一年后,再在这个屋子里见面吧。)

(——这样听起来也不坏呀。)

中也:(说是戏言也有点过分了吧……)

 

黑手党总部

部下:“首领,那个组织开始行动了,要准备攻击吗?”

森:“不,没有那个必要。”

 

Safe house内

中也的梦:

(我明白只要我和太宰在一起我们就是无敌的,我用无数的死亡换取到的在组织中的生存,让我得到了自己的价值,但是太宰的眼中任何时候都对生和死熟视无睹,他只是露出了失望的灰暗眼眸。)

中也被一阵噪音惊醒

中也:“发生了什么……!?”

“是外面?不,楼下?”

“太宰……?”

太宰:“啊啊……比我预想还要早呢。”

太宰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太宰(笑):“那么,逃亡游戏结束了!”

中也:“哈?”

太宰:“你的身体怎样了?”

中也:“……没有问题了。”

太宰:“是吗?那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我们去干活吧。”

太宰:“昨天,有情报传来,在我和你赶到这边时我说过的,那个盗取钱财的组织呢,他们应该也想快点脱身,恐怕也用了高超的手段。把他们这些人拉到黑手党拷问一下说不定会得到很有用的情报,也能一举击破盗贼团获得巨额的钱财。这下一石二鸟了吧?”

中也:“全部都在你的预料之内呢。”

太宰:“是这样。”

中也:“你是故意搞出这么麻烦的事的么?”

“你说目的已经实现了……呐?”

“你的目的还有别的吧?”

“我们是黑手党,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心,既没有这个打算,也不会这么做。”

“你从这个‘游戏’中找到了什么了吗?——我也没有问这个问题的打算。”

“……所以,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如果就此真的逃亡了,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吗?”

太宰:“……是说一起逃亡吗?这个被组织束缚着的你?”

太宰:“那种事……咕、”

“……不会实现。”

“我从一开始就明白了。”

中也听完就很失望,“……这样。”

太宰和中也继续出任务,太宰对中也说:“盗贼团的总部在这栋楼的顶楼。不管是什么组织总归不是你的对手,你上去后把他们击溃就行。”

中也:“明白了。”

太宰:“……”

中也为太宰挡了子弹,打趴了开枪的人,太宰:“正好,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他把突入和守备的人数给我吐出来,中也你先上去吧。”

中也:“啊啊。”

 

中也有点自暴自弃地上楼中

中也:(把敌人打倒然后把太宰带回去,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但是为什么我的心脏像要燃烧起来一样惴惴不安呢?——究竟是为什么?我明明应该都懂的,我是感到失望了,因为太宰的回答。那么我难道,是希望太宰回答‘能实现’吗?然后两个人就——)

(真是像个笨蛋。)

“汝,阴郁污浊的宽容,勿让吾再度醒来。”

(反正太宰在的话也会来阻止我的。)

(我已经……什么都不想思考了……)

 

太宰和森通话中

太宰:“不用一个小时就能收拾完毕。”

森:“任务中特意联系我真是少见,因为你一直不来消息我还有点点担心呢。”

太宰:(——担心,么?)

“明明是您说这次我全权负责的,击败敌人,夺得大量钱财,没有任何问题地返回。”

森:“与此相反, 你的声音听起来却不像很能接受呀?”

太宰:“……您指什么?”

太宰(挂电话):“那么任务后我再和您汇报。”

——轰

太宰:!

太宰:“……中也?这个威力是污浊?可是按理说没有必要用污浊……?”

太宰:“!”

太宰:“真是的……”

太宰跑过去从背后抓住中也的手腕:“你在做什么,中也。”

“好不容易你的身体才得到休息……”

“如果你用污浊的话你又会给身体增加负担的。”

中也回头:“太宰。”

太宰(握紧):“不……是我的错吧。”

太宰:“……抱歉。”

中也皱起眉头,睁大眼睛

中也:“……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谢罪的声音。”

(那么正经的声音……)

(别开玩笑了,这样一来不就变成……我很想和你一起逃了吗?)

中也:“你没什么需要道歉的,笨蛋。”

 

 

 

 

六年后,破败的safe house

 

太宰来到了这里,中也在沙发上抽烟等他。

太宰:“啊,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里有一只烦躁的蛞蝓。”

中也:“你……”

太宰:“呀吼——那次再合作后,就有点怀念然后过来了。”

“中也也是吧?所以今天出现在这里。”

中也:“……没错。”

中也:“说是一年后,但已经是几年后了,嘛……现在想这个已经没有关系了。”

太宰看了一圈:“真怀念啊,那个时候我还有一个目的,因为我想知道活着的意义。”

“虽然我对中也说我的愿望不会实现,但是如果真的逃亡了的话,能够再回到这个我们约定的场所的话,对我而言会成为活着的目的也说不定。”

中也:“……现在说这个不存在的未来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现在我在黑手党你在侦探社,不是在一条道上。”

“所以,我要毁了这里。”

太宰:“真的吗?”

中也:“没有必要再增加残留的留念了吧?”

太宰:“是嘛……”

 

楼外

中也(举手):“退下。”

大楼应声倒下,回忆的碎片接踵而至:

(——是热心工作的中也最讨厌的事——和我一起逃亡吧!)

(——想不到这种触碰着别人肌肤的感觉真好。)

(——为了防止你再自杀,睡在我身边。)

(——从昨天开始,中也就一直对我撒娇。

——你不也是吗?)

(——如果就此真的逃亡了,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吗?)

 

中也:“这样一来阻碍就一个都没有了,清净了。”

太宰:“是吗?我看到它们消失了却感到了一丝寂寞呢。”

中也:“……你不早说,都毁了却在这马后炮。”

太宰:“因为我想让中也产生罪恶感啊。”

中也:“真是的……”

中也:“……如果有一天,横滨毁灭了,如果要一起逃亡的话,那时你就给我打电话吧。”

太宰:“才不要——中也给我打电话吧,那样的话我会考虑的。”

中也:“我说你啊……”

中也:“果然我和你合不来。”

太宰:“我有同感。”

太宰:“好的,我们回去吧,走不一样的路,我往右,中也往左。”

中也:“不要指手画脚!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和你关系友好地一起回去的!”

背对着的两人在离开前不约而同地同时回头看了一眼楼的废墟。

太宰:“嗯?”

中也:“嗯?”

中也:“喂、不要和我做一样的动作。”

太宰:“说什么呢,是中也在和我做一样的动作吧。”

两人笑了。

中也:“真是无聊。”

太宰:“确实。”

 

END

 


 


评论(8)
热度(405)

© 金蔷薇の庭 | Powered by LOFTER